重要公告:
华南资讯网,实时更新最新资讯。
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 > > 正文

多年后,为什么人们仍对梅艳芳王祖贤朱茵们念念不忘?
2021-11-12 17:08:37

  编者按

  曾几何时,香港那一代女明星是“女神”的代名词。林青霞喝酒,张敏回眸,邱淑贞叼牌,黎姿摘纱,朱茵眨眼,李嘉欣垂首……一个个“港女”绝不雷同的美丽与魅力,是整整一代人年轻时的难忘记忆。当然,不能不提的还有芳华绝代的梅艳芳……

  身穿贴身的黑底印花旗袍,一头电烫短发一丝不苟地梳向后,她眼眉低垂,双唇抵上一张红纸,轻轻一抿,然后抬起头来,一双凄艳缱绻的眼直直望过来。中间隔着几重风尘仆仆的岁月,仍能直触心灵,叫人情不自禁喃喃: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梅艳芳为电影《胭脂扣》所贡献的经典一幕,在她去世后第18年,于传记电影《梅艳芳》里由新人演员王丹妮还原致敬。

  10月底,《梅艳芳》优先场在香港放映,放宽“限聚令”后的放映厅内座无虚席。当梅艳芳浓墨重彩的一生凝练为短短两个多小时的影像,于银幕上一闪而过,一同走过那个年代的观众一时无语凝噎,复杂情感如潮涨涌上来,鼻尖酸楚,久久难以平复。

电影《梅艳芳》剧照。安乐影片有限公司提供

  时隔18年,人们仍然记得梅艳芳,不只她,人们对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女明星,总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怀念,频频回望,像在期待雪霁初晴故人悄然而至。那种怀念有时是对镜头前风华绝代的人,有时又是对她们身后轰然而逝的流金岁月。每每听到那低吟浅唱,从前“共同走过”的日子转瞬已呈至眼前。

电影《梅艳芳》剧照。安乐影片有限公司提供

  “梅艳芳”们,为何让人们念念不忘?

  各人在心中对答案都有把握。

  在《梅艳芳》监制、安乐影片有限公司总裁江志强看来,因为梅姐为人仗义。他多次接受媒体访问时都曾不厌其烦地讲起他们的相识经过。1984年夏天,那时的安乐影片尚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常发行些不太被市场看好的进口片,他“斗胆”邀请彼时早已名声大振的梅艳芳为新片《子猫物语》站台,没想到她一口答应。

  后来回忆起这件事,江志强写道:“坊间盛传,梅姐仗义,但为一间萍水相逢的小公司尽心至此,是一种本能的善良。我相信,除了她的演艺天赋,能传世的还有她这种有感染力的侠义态度和精神。数十年间,市井间的互助和坚毅、舞台上逐一接棒的新星,还有助学赈灾的队伍,都有因她影响的痕迹。她常感念无数人对她的善意和爱,但她并不知自己的一生早已回馈了这一代人、甚至更远的土地,她的精神也将在她种下善因的土地上继续传承下去。”

电影《梅艳芳》剧照。安乐影片有限公司提供

  而导演梁乐民则将人们怀念梅艳芳的理由,与城市跌宕及时代背景挂钩。

  在电影优先场的映后座谈上,有年轻男生举手提问,如何理解梅艳芳的精神?梁乐民说,“如果我说这是一种香港精神,应该没有人不同意吧?”坐在前排的观众闻言频频点头。

  这种与社会紧密连结、风雨同舟的侠义精神,在梅艳芳那一代的香港艺人身上,皆有迹可循:华东水灾赈灾义演、2003年为SARS病患筹款而举办的“1:99音乐会”等慈善演出,在演艺界无一不是一呼百应,而台下以至电视机前的观众则无一不被感染。

  他们身上的社会责任感已远远超越艺人这一职业本身所被赋予的单纯的娱乐性。他们不再是扁平的形象符号,而是一个个活生生又极具号召力的社会成员。所以人们时常借由他们的身影,回望一些难以忘怀的受灾事件,自然也就回忆起在那风雨飘摇日子里并肩同行的片刻温暖。

由香港特区政府康乐及文化事务署主办的展览“瞧潮香港60+”,展出梅艳芳舞台演出服。张炜 摄

  那身影绝代无双

  《笑傲江湖II东方不败》里一身红衫的林青霞仰头喝酒,《倩女幽魂》里的王祖贤长发飘飘迎风而来,《大话西游》里朱茵眨眼俏皮一笑,《纵横四海》里扬起下巴翩然起舞的钟楚红......这些场面太过经典,她们将角色刻画得入木三分,以致令人们常生出诸如“王祖贤之后再无聂小倩”之类的慨叹。

  她们的美,虽说各有千秋,一颦一笑却带着同样一股如今少见的灵动,略施粉黛,清丽脱俗的气质浑然天成,眼波流转,教人一见难忘。

  而从当年港产片里走出来的女性,并不一味是弱柳扶风的姿态,亦同样展现典型的“现代新女性”风采——一向独立自主,不论在工作、生活还是爱情都有强烈的主见和野心。例如《胭脂扣》中的楚娟,宽松毛衣、牛仔裤的“男友风”打扮出场,身为记者整日为突发事件东奔西跑,已颇有如今“港女”的气势。

  个性多样的形象、逐步觉醒的女性意识,都在那一代观众身上烙下很深的印迹。有80后观众感慨,庆幸陪伴成长的是这些优秀的港产片,令她未耽于不切实际的空想,很早以前就懂得应该在漫漫人生路里如何自处。

  有实力定有出头日的时代

  寒微出身,凭借实力努力创造一番事业,这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香港人写照。同时代诞生的女星便是这样力争上游,例如惠英红、梅艳芳。

  惠英红3岁起随母亲在湾仔骆克道一带乞讨长达10年,她曾在一档节目里将自己要强的性格和拼命三郎的冲劲归因为“害怕”,“我怕回到那时候,怕贫穷,怕自己没有位置,我不是说一定要当什么大姐,可是我怕没有位置,因为位置是一个人的生命价值在那里。”而梅艳芳父亲早逝,母亲独力供养4名子女,因家境清寒,她幼年便随姐姐踏上荔园登台表演,“跑江湖”卖艺赚钱。

香港著名女演员惠英红。张炜 摄

  她们一个凭借着精湛的演技勇夺金像奖影后,一个则唱着一曲《风的季节》自信十足地走入大众视线,从此成为舞台上的“百变天后”。

  在那个敢想敢做、乐观奋进、有实力定有出头日的香港,她们正是那时代的标志,所以人们见证她们一路成长,就像回望自身轨迹,也会冷不防被她们身上所承载的坚定乐观的精神所感染。

  谁能重现她们的风华?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港产片蓬勃发展的鼎盛时期,最高峰时每年电影产量达300部,开辟出大量经典题材,如武侠、警匪、灵异、古惑仔等,塑造无数永恒的银幕形象,也托举了林青霞等一个又一个“巨星”的诞生。

香港著名演员古天乐及毛舜筠。洪少葵 摄

  然而,千禧年前后,港产片徘徊不前难有新突破。随着以往偏重的东南亚市场也逐渐关注本地议题,发展起自己的电影产业,香港电影产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呈现出身处时代潮流里的无所适从,电影年产量直线下滑至约50部,并在题材上开始“食老本”,即“复制自己”,没有创新题材。

  尽管一方面随着2003年《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签署,两地合拍片、粤语片的引入机制等政策,把彼时处于低谷的香港电影业重新推向了“上坡路”,另一方面香港电影业界也在失落中缓慢转型,开始着眼本地故事,专注于“叙述香港”,例如探讨居屋环境及精神病患等问题的《一念无名》(2017年),呼吁关注特殊群体的《黄金花》(2017年)和《非同凡响》(2018年),以及融入传统风俗、以“赛龙舟”为叙事主线的《逆流大叔》(2018)。

  但电影里来来去去的仍是那些熟悉的老面孔,人们看着她们由青春洋溢的少女,一路成长,开始饰演在一地鸡毛的生活里煎熬的“师奶”、用心良苦的母亲,却似乎迟迟等不来新一波的接班人。

  香港电影界显然也已意识到这一问题,2019年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便以“Keep Rolling(继续前行)”为主题,特意邀请超过30位年轻新演员为嘉宾主持,以向观众展现香港年轻电影新力量。当时,金像奖协会主席尔冬升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过去4年金像奖名单中有新导演80位、新演员128位,他期望趁金像奖这一聚集众多投资方、编剧和导演的平台,给年轻人提供多一些机会。

2019年2月12日,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正式公布入围名单,香港电影金像奖协会成员和嘉宾出席。洪少葵 摄

  特区政府在为电影业提供各项资助计划时亦着重传承,例如推出“薪火相传计划”,特区政府为该计划预留约1亿港元资助开拍10至12部电影,每部电影资助额约900万港元,并邀请有一定资历的导演作为监制,伙同一至两位新进导演开拍本地电影,借此鼓励导演提携后辈,提升港产片质素,以及增加优质港产片的制作量,已接受邀请参与第一轮计划的导演有尔冬升、王家卫、陈可辛、陈嘉上等。

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尔冬升。洪少葵 摄

  凭借作品《非同凡响》入围第38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演员余香凝是近年香港电影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她在电影《骨妹》《逆流大叔》《七人乐队》中都有十分亮眼的表现。余香凝感受得到业内前辈和外界观众对她有所期待,早前,她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就强调过,“我们年轻演员要传承香港电影的精神”,代表香港电影继续前行。

香港青年演员余香凝。邓庆乐 摄

  在电影《梅艳芳》中饰演梅艳芳的王丹妮亦是影坛新人,在此之前她是一名模特,毫无表演经验。为演好角色,她跟随数度获得金像奖最佳男配角的廖启智学习。在制片公司所公布的片段里,已故的前辈廖启智耐心地纠正她动作,告诉她演戏一定要相信,相信角色,相信角色的处境。

  等到了片场,与她有多场对手戏的演员古天乐亦对这位后辈多加照顾和提携,给她分析角色情感,潜移默化引导她入戏。

  在这种前辈真诚以待倾囊相授,后辈不负期望刻苦奋进的薪火相传中,我们有理由相信,新一代“星星”将冲破尘雾,终有一日穿透云翳而闪烁自己的风采。

  文字记者:韩星童 索有为

  摄影记者:张炜 洪少葵 邓庆乐

【编辑:田博群】

分享到: